方方正在扶住在马上根本坐不住摇晃不定的李林

“吼!吼!吼!”本来已经十分疲惫,甚至无力在挥舞手中武器的士兵,立即燃起了求生欲望,这股力量是强大的,血杀营何许人也,简直可以以一当百,个个都是万人敌,有他们在,自己还有什么可惧怕的…………
 
    侯宇一路踏着敌军的尸体杀到正中间,袁绍大举一见黑甲鬼面,血杀大旗,不少人都不敢上前,侯宇立即喊道“主公何在?”
 
    “在这!”方方大吼一声,侯宇立即过来。
 
    “呵呵!侯宇啊!老子这一会糗大了!”李林早就已经受了伤,敌军知道李林在这里,当然是一个劲的拼命往这里扑过来,幸好有太史慈方方拼死保护,但是李林毕竟不如他们,现在已经很是虚弱了,看着到了眼前的侯宇,自嘲道。
 
    “还能骑马么?”侯宇问道。
 
    “靠!莫要小看我啊!”李林笑道。
 
    “好!走!”说完,侯宇便立即指挥者血杀营,杀出了一条血路,李林等一众残兵便在高览的眼前策马奔逃。
 
    高览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准备了这么久的情况下因为半路杀出来仅仅只有一千多人的血杀而是任务失败,心里气得要死,眼睁睁的看着李林逃走,高览大骂着“废物,都是废物,难道你们这么多人就拦不下血杀吗?”
 
    众人解释低头不语,血杀营的可怕,就算是你听上一百便也不及与血杀营交战一会,那你才会真正的知道血杀的可怕,众人解释面露恐惧,看着一片片无头的尸体,有人默默的说了一句“这就是血杀啊………………”
 
    一边偏将问高览道“将军,现在该如何?”
 
    高览皱着眉头,现今计划失败,自己也不知道怎样跟主公交代了,立即下令道“会军攻打石邑,这一会虽然没有把李林留住,但是若是拿下了石邑,断了李林的后路,李林早晚也会死在咱们的手里!”
 
    “诺!”众人立即行动起来。
 
    “主公!”一旁的士兵立即惊叫道。
 
    “侯宇,先休息一阵,主公受伤了!”方方立即大叫道。
 
    “哦?”侯宇回头一看,方方正在扶住在马上根本坐不住,摇晃不定的李林,面色微微一变,但是语气依旧生冷,道“好!”
 
    去全军休息,但是所有人哪有休息的心思,李林受伤,众人本来刚刚放下的心脏有悬了起来,赶紧将李林扶了下来,靠在大树上,李林已经很是虚弱,眼神恍惚。
 
    “元杰!元杰!元杰!”众人暗叫不妙,太史慈赶紧一边喊着李林的名字,一边拍拍李林的脸。
 
    侯宇拿过来水袋给李林灌了一口水,然后仔细查看李林伤势,侯宇道“不算是太重,三处剑伤,四处刀伤!就是…………”
 
    侯宇语气一顿,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是这第一支箭矢插的有点深,不过不是要害!现在失血过多,但是我们没有药物,不过大军就在后面,那里有药物,有医生,立即通知士兵前去将医生和药物带来,应该死不了!”
 
    “呼!”众人送了一口气,太史慈立即吩咐人前去,然后看着李林苍白的连,还是很担心,太史慈激动道“那为何元杰确是这般啊!”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李林了,当了主公之后,疏忽了训练,身体素质大不如从前,所以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征战,行军,在征战,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都已将不行了,再加上受了伤,这个样子很正常,这回是他命大,看来要静养几个月了!”侯宇冷冷的说道,虽然是对李林病情的分析,但是其中感觉不到一丝的情感,当然,几个人早就已经习惯。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